资讯内容 Content

ESMO热评丨李惠平教授解读MONARCH 3研究第二次中期分析结果
 编辑:肿瘤瞭望 时间:2022/9/16 16:38:26 关键字:转移性乳腺癌 
在2022年ESMO大会的转移性乳腺癌口头报告专场中,美国梅奥医学中心的Matthew P. Goetz教授汇报了MONARCH 3研究第二次中期分析(IA2)的总生存(OS)结果显示,对于HR+/HER2-晚期乳腺癌(ABC)一线治疗,在非甾体芳香化酶抑制剂(NSAI)基础上联合阿贝西利可使OS由54.5个月延长至67.1个月。目前OS数据尚未成熟,将于2023年进行最终OS分析。
 
在9月13日晚上的《有点不医杨》直播间中,北京大学肿瘤医院李惠平教授对 MONARCH 3研究最新数据进行了深入解读,现整理如下。
 
更多《有点不医杨》直播内容请查收视频
 
研究简介
 
背景:在HR+/HER2- ABC系统治疗领域,MONARCH 2研究已证实阿贝西利+氟维司群用于内分泌治疗失败的患者可显著改善无进展生存期(PFS)和OS[2];MONARCH 3研究则进一步探索阿贝西利+NSAI用于一线治疗,既往首次中期分析已显示可显著改善PFS(28.2 vs 14.8个月;HR 0.54,95%CI:0.418~0.698,P=0.000021)[3]。此处报告OS第二次中期分析(IA2)结果。
 
方法:MONARCH 3是一项随机、双盲、安慰剂对照的3期临床试验,关键入组条件为:HR+/HER2-转移性或局部复发转移性疾病;绝经后;未接受过针对晚期疾病的系统治疗;既往接受过(新)辅助治疗则要求内分泌治疗后无病间隔(DFI)>12个月;ECOG评分≤1。患者随机(2:1)接受阿贝西利或安慰剂+NSAI(阿那曲唑或来曲唑)。研究的主要终点是研究者评估的PFS;关键次要终点包括OS、客观缓解率(ORR)及安全性等。按照转移部位、既往内分泌治疗进行分层。
 
△研究设计
 
此次预设的OS 第二次中期分析(数据截至:2021年7月2日)是在意向性治疗人群(ITT)发生252个死亡事件(占最终分析所需事件的80%)后进行的。研究使用分层对数秩检验和预定义的α消耗策略来评估ITT和内脏转移(sVD)亚组的显著性。
 
 
结果:共有493例患者被随机分配至阿贝西利组(n=328)和安慰剂组(n=165)。第二次中期分析的中位随访时间为70.2个月(5.8年)。在ITT中,阿贝西利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OS分别为67.1个月和54.5个月(HR 0.754,95%CI:0.584~0.974,P=0.0301);在内脏转移亚组中,阿贝西利组和安慰剂组的中位OS分别为65.1个月和48.8个月(HR 0.708,95%CI:0.508~0.985,P=0.0392);均还未达到预设的显著性阈值。预计将于2023年进行最终OS分析。
 
△ITT、内脏转移OS K-M曲线及亚组森林图
 
此次更新了PFS数据,阿贝西利组和安慰剂组分别为29.0个月和14.8个月(HR 0.518,95%CI:0.415~0.648,P<0.0001);阿贝西利组仍有26.7%的患者未发生疾病进展。此外,在ITT人群中,阿贝西利组的无化疗生存期相较于安慰剂组推迟16.1个月(46.7 vs 30.6个月;HR 0.636,95%CI:0.505~0.801)。长期随访中,阿贝西利的安全性数据与既往一致,未发现新的安全性问题。
 
△更新的ITT人群PFS
 
△ITT人群的无化疗生存期
 
△阿贝西利长期治疗的安全性
 
结论:MONARCH 3研究的第二次中期分析显示,无论意向治疗人群还是内脏转移亚组,在NSAI基础上联合阿贝西利一线治疗可使HR+/HER2- ABC患者OS延长1年以上,目前数据尚未成熟,未达统计学差异,预计在2023年(ITT人群至少315个事件、内脏转移亚组至少189个事件)进行最终分析。此外,阿贝西利可推迟患者无化疗生存时间,在长期随访中安全性良好。
 
李惠平教授点评
 
阿贝西利是一种口服、高效的CDK4/6抑制剂(CDK4/6i),既往已经报道二线治疗MONARCH 2研究获得了PFS和OS双阳性结果。那么,一线治疗MONARCH 3研究是否也能实现关键次要终点OS的获益?这次ESMO大会报道的第二次中期分析结果备受瞩目。

MONARCH 3研究OS 第二次中期分析显示阿贝西利联合NSAI有超过1年OS临床获益
 
MONARCH 3研究的OS获益还是非常令人有信心的。纵览PALOMA-2[4]、MONALEESA-2[5]、MONARCH 3等三项一线治疗的研究来看,MONARCH 3是目前随访最短(三项研究的中位随访分别为90、80、70个月)、样本量最小(事件数仅占最终分析的80%),未来还有一年的时间才能看到一锤定音的最终结果。但目前阿贝西利的中位OS已达67.1个月,意味着有大批患者可以带瘤生存超过5年,这对医生和患者而言都是极大的信心提振。
 
由于入组条件、统计学设计等存在差异,无法直接对比三项研究的结果。例如,PALOMA-2纳入了22.3%的原发耐药患者(新辅助或辅助治疗DFI≤12个月),MONALEESA-2为1.2%,而MONARCH 3排除了这部分患者。然而,需要注意的是MONARCH 3研究对ITT人群和内脏转移患者进行分层检验,消耗了一部分α。如果仅检验ITT人群的话,或许早已达到OS显著获益。从三项研究的HR来看,阿贝西利的HR是最低的,OS绝对获益是最大的。目前,MONARCH 3研究中两组比较的P值已经非常接近显著性阈值,在接下来的1年随访、其他20%的随访事件加入后,能否获得最终OS阳性结果,是非常值得期待的。
 
△三项一线治疗研究OS和PFS HR(非头对头比较)
 
OS会影响临床决策吗?
 
一直以来,OS被视为抗肿瘤新药研究获益的“金标准”。然而,对于HR+/HER2-此类生存期较长的患者,OS结果的影响因素非常复杂。例如,MONARCH 3研究中安慰剂组患者接受CDK4/6i后续治疗的比例高达34.4%,而阿贝西利组仅为10.1%,后续治疗的差异比PALOMA-2、MONALEESA-2都要高。
 
△三项一线治疗研究的后续CDK4/6i治疗比例
 
MONARCH 3能够获得OS阳性结果将会“锦上添花”,但即便为阴性结果也不能否定阿贝西利的获益。对于HR+/HER2-这类生存期较长、具有“慢病化”特征的患者,实现长期的疾病控制、提高生活质量是另一个需要关注的重点。这次更新的数据显示,阿贝西利长期治疗没有新增加的安全性问题,在中位随访将近6年的情况下,仍有26.7%的患者未发生疾病进展,这意味着有超过五分之一的患者能够获得“稳稳的幸福”(没有疾病进展的带瘤生存)。此外,阿贝西利组无化疗生存期长达46.7个月,比对照组延长了16.1个月。这些数据都表明阿贝西利一线治疗下,患者可以获得“高质量”的长期生存。
 
阿贝西利贯穿HR+乳腺癌全程管理
 
在CDK4/6i研究领域,晚期二线治疗的MONARCH 2研究已获得PFS和OS双阳性结果,早期治疗的monarchE研究[6]也得到了无侵袭性疾病生存期(iDFS)和无远处复发生存期(DRFS)的阳性结果;而晚期一线治疗的MONARCH 3研究,既往报道已经达到主要终点PFS。阿贝西利很有可能成为覆盖早期治疗、晚期一线和二线治疗,并且获得全部阳性结果的CDK4/6i之一。
 
从药物机制来看,阿贝西利的CD4和CDK6抑制比达到14,能够更强效地抑制乳腺癌细胞增殖,而骨髓抑制的毒副作用更小。阿贝西利的强效性在MONARCH 3研究中可以窥见,对于病灶可测量人群的ORR达到了61.0%,对于肝转移人群的ORR也达到了57.5%。此外,在MONARCH 2和MONARCH plus研究中,阿贝西利对内分泌耐药患者的ORR也接近50%。快速、高效的疾病控制可提高患者接受治疗的信心。在安全性方面,MONARCH 3研究中阿贝西利的≥3级中性粒细胞减少发生率仅为19.6%,而PALOMA-2研究中哌柏西利则为56%,前者在骨髓抑制性方面确实有明显的优势。
 
△CDK4/6i一线治疗的ORR(非头对头比较)
 
目前,基于monarchE、MONARCH plus[7]、MONARCH 3等研究,阿贝西利已经获得国内早期辅助治疗、晚期二线治疗、晚期一线治疗的相关适应症;而且阿贝西利晚期治疗的相关适应证已经被纳入国家医保目录,可及性大大提高,成为中国医生和患者克服HR+/HER2-乳腺癌的重要“利器”。相信随着MONARCH 3研究OS第二次中期分析数据的公布,将会进一步使我们提振信心,将HR+/HER2-晚期乳腺癌的生存获益提升至新的高度,助力更多患者实现治愈!
 
参考文献
 
(上下滑动可查看)
 
[1]Goetz MP, Toi M, Huober J, et, al. MONARCH 3: Interim overall survival (OS) results of abemaciclib plus a nonsteroidal aromatase inhibitor (NSAI) in patients (pts) with HR+, HER2- advanced breast cancer (ABC). Ann Oncol. 2022;33(S7):LBA15.
 
[2]Sledge GW Jr, Toi M, Neven P, et al. The Effect of Abemaciclib Plus Fulvestrant on Overall Survival in Hormone Receptor-Positive, ERBB2-Negative Breast Cancer That Progressed on Endocrine Therapy-MONARCH 2: A Randomized Clinical Trial. JAMA Oncol. 2020;6(1):116-124.
 
[3]Goetz MP, Toi M, Campone M, et al. MONARCH 3: Abemaciclib As Initial Therapy for Advanced Breast Cancer. J Clin Oncol. 2017;35(32):3638-3646. doi:10.1200/JCO.2017.75.6155
 
[4]Finn RS, Rugo HS, Dieras VC, et al. Overall survival (OS) with first-line palbociclib plus letrozole (PAL+LET) versus placebo plus letrozole (PBO+LET) in women with estrogen receptor–positive/ human epidermal growth factor receptor 2–negative advanced breast cancer (ER+/HER2- ABC): Analyses from PALOMA-2. J Clin Oncol. 2022;40(17_suppl):LBA1003.
 
[5]Hortobagyi GN, Stemmer SM, Burris HA, et al. Overall Survival with Ribociclib plus Letrozole in Advanced Breast Cancer. N Engl J Med. 2022;386(10):942-950.
 
[6]Johnston SRD, Harbeck N, Hegg R, et al. Abemaciclib Combined With Endocrine Therapy for the Adjuvant Treatment of HR+, HER2-, Node-Positive, High-Risk, Early Breast Cancer (monarchE). J Clin Oncol. 2020;38(34):3987-3998.
 
[7]Zhang QY, Sun T, Yin YM, et al. MONARCH plus: abemaciclib plus endocrine therapy in women with HR+/HER2- advanced breast cancer: the multinational randomized phase III study. Ther Adv Med Oncol. 2020;12:1758835920963925. Published 2020 Oct 22. doi:10.1177/1758835920963925
 
[8]Tripathy D, Im SA, Colleoni M, et al. Ribociclib plus endocrine therapy for premenopausal women with hormone-receptor-positive, advanced breast cancer (MONALEESA-7): a randomised phase 3 trial. Lancet Oncol. 2018;19(7):904-915.
 
 
李惠平 教授
 
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乳腺肿瘤内科主任
 
主任医师、教授,博士学位,博士生导师
 
中国女医师协会乳腺专委会主任委员
 
中国女医师协会临床肿瘤学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
 
中国临床肿瘤学会(CSCO)理事
 
中国抗癌协会乳腺癌专委会常委
 
《NCCN乳腺癌临床实践指南(中国版)》专家组成员
 
《癌症进展杂志》编委

点击排行 Top Hits

相关幻灯

相关视频

 
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贤纳士
声明:肿瘤瞭望( www.ioncol.com)对刊载的所有文章、视频、幻灯、音频等资源拥有全部版权。未经本站许可,不得转载。
肿瘤瞭望 版权所有 京ICP备15014970号-2  京ICP证150541号   京公网安备 11010502033352号   (京)-非经营性-2015-0074   京卫计网审[2015] 第0203号
   © 2014-2022 www.ioncol.com All Rights Reserved